法搜網--中國法律信息搜索網
駱志標等盜竊、非法買賣槍支、彈藥、搶劫、非法儲存槍支、彈藥、銷售贓物、轉移贓物案

  
  (3)、被告人禤武輝、李澤輝供認在案。
  
  (三)、搶劫、銷售贓物的犯罪事實
  
  1、1998年11月間,被告人王清華伙同黃志軍、徐校文(均已被判刑)和李鑒堂、“阿峰”及3名外省人(均另案處理)在廣州市花都區密謀搶劫小汽車,并通過跟蹤踩點,確定搶劫被害人鄺亦文駕駛的奔馳S320型小汽車(車牌號碼為粵AU0118,價值1100000元)。同年11月25日晚上,上述8人攜帶封口膠、鞋帶等作案工具,分乘徐校文駕駛的面包車和王清華駕駛的摩托車,竄到花都區華鎮華南新村路口等候,伺機搶劫。當晚9時許,鄺亦文駕駛奔馳小汽車回到華南新村華達樓地下車庫,鎖好車門和車庫后,步行至華南新村路口時,李鑒堂、“阿峰”和3個外省人即圍上去,采用勒頸、捂嘴的手段,共同將鄺亦文劫持上面包車,徐校文隨即駕車逃離現場。途中,李鑒堂、“阿峰”等人用封口膠封嘴、眼,并用鞋帶捆綁手腳后,搜得鄺亦文的人民幣1000元及手提電話、傳呼機各1臺和車庫鑰匙1串。當面包車途經永發大道旁停車拆換車牌時,王清華駕駛摩托車尾隨而至,取走鄺亦文的鑰匙,然后返回華南新村鄺亦文的車庫附近,將鑰匙交給黃志軍,黃志軍便用該鑰匙打開車庫門,將該奔馳車搶走,并與王清華一起逃往廣州市,途中2人還在車上搜得人民幣15000元及行駛證、駕駛證、身份證等物。與此同時,徐校文將面包車開到花都區獅嶺鎮楊一村五一隊樹林旁,由李鑒堂、“阿峰”等人將鄺亦文抬入樹林捆綁在樹上,再由徐校文駕車逃離現場,與黃志軍、王清華匯合。事后,贓車由被告人王清華與黃志軍銷贓,得款160000元,2人分占。
  認定上述事實有下列由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證實:
  
  (1)、被害人鄺亦文陳述了被搶劫的事實。
  
  (2)、現場勘查筆錄和照片證實作案現場的情況。
  
  (3)、被告人禤武輝證實他在1998年11月或12月左右的某天聽見黃華、黃軍、阿唐、徐校文等人在廣州白云區盒益街暫住處議論他們搶劫得來的奔馳車的銷贓情況,聽到黃軍說他們首先跟蹤車主,掌握他的活動規律,之后黃華和黃軍就在98年11月左右的1天晚上開面包車跟蹤車主,當車主停車出來了,他們就上去劫持車主,取走鑰匙開走車,并證實這車是黃華經手賣的,得款16萬元。
  
  (4)、同案人徐校文、黃志軍均供述他們與王清華密謀搶劫,并由王清華糾合3名外省人作案,王清華有份參與動手搶劫,并事后與黃志軍負責銷贓的事實。
  
  (5)、被告人王清華供述徐校文帶他到花都市1條馬路見1輛奔馳S320型小汽車,問他有無銷路,后他按照徐校文的吩咐,找了3名外省人回來。案發時徐校文用面包車載黃志軍和3名外省人去花都市舊政府對面路上,他開摩托車跟著去,在舊政府附近看風,他們5人在停奔馳車地方附近等車回來。過了不久,其中1名外省人稱已搶到手了。后黃志軍銷贓車輛,分給他36000元,而他拿出10000元給3名外省人。
  
  (6)、同案人徐校文、黃志軍被判刑的判決書。
  
  庭審中王清華辯稱他沒有參與搶劫,只是介紹銷贓;其辯護人辯稱指控王清華參與搶劫的證據不足。經查,雖然王清華一直否認參與密謀、動手,但他也供述他在明知徐校文搶劫的情況下,仍然為徐物色3名外省人參與作案,單是這一情節,王清行已參與了共同的搶劫犯罪,而且,同案人黃志軍、徐校文均證實王清華參與了本次作案的密謀、動手、銷贓,與禤武輝的證言相吻合,證據確實、充分。王清華否認參與搶劫,理由不成立。
  
  2、1999年初,李滿洲因對從化市公路局征地補償一事而對該局領導產生不滿,便產生傷害對方的歹念。同年4月26日晚,李滿洲糾合朱光政(已被判刑)、被告人禤武輝和利偉勇(另案處理)持槍去到從化市公路局副局長趙子毅位于從化市街口鎮碧溪橫一街三巷四幢的住所樓下守候。當晚11時許,趙子毅駕駛小汽車回來準備上樓時,被告人禤武輝持槍與朱光政、利偉勇沖上前,持槍指嚇趙子毅,將趙推回車內并進行毆打,繼而用趙子毅的領帶、皮帶將趙蒙眼和捆綁,接著將趙子毅連人帶車挾持到佛崗縣105國道旁的山坳,又對趙進行毆打,隨后將趙挾持回從化市風云嶺,朱光政、利偉勇則從趙子毅身上搜得總值20285元的依波路手表1塊、傳呼機1部、諾基亞6150手提電話1部、金項鏈1條和現金3000元。被告等人后將趙子毅押上半山腰拋棄,并將其小汽車棄置在風云嶺山下。
  
  認定上述事實有下列由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證實:
  
  (1)、被害人趙子毅的陳述。
  
  (2)、法醫鑒定結論證實趙子毅的頸部有被人體手指甲作用所致的軟組織的擦傷,其左前臂有被鈍物作用所致的挫傷,屬于輕微傷。
  
  (3)、價格鑒定結論證實被搶物品的價值。
  
  (4)、被告人駱志標的證言。
  
  (5)、同案人李滿洲、朱光政、駱志標的供述,其中朱光政供述到“高個子叫矮個子除下趙的項鏈,叫我除下他的手表,矮個子又搶走趙的”。
  
  (6)、被告人禤武輝的供述。
  
  庭審中禤武輝辯稱他不是去搶劫,只是去打趙子毅。經查,從朱光政的交代中看出是朱光政、利偉勇及禤武輝均有份搶被害人的東西,而趙子毅是在被他們3人扶持、傷害過程中被搶去財物的,禤武輝稱他沒有參與搶劫,其辯解不可采信,不予采納。另外,公訴機關指控本次作案的時間是4月27日,經查有誤,應是1999年4月26日,同時,公訴機關沒有提供證據證實李滿洲是受李錫馮的指使去傷害趙子毅,本院不予認定這一情節。
  
  3、2OO1年3月5日零時許,被告人駱志標、黃獻發、李澤輝與陳楚華(已被判刑)攜帶手槍、手銬、刀竄到清遠市清城區小市三號附近,見1輛車牌號碼為RY0333的豐田吉普車停在該處,司機在車內,被告等4人強行進入車內,持刀、槍威脅司機黃伯良,用黃的衣服蒙包頭部和用手銬銬手,從黃伯良身上搜得現金19500元和手表1塊、諾基亞手提電話1部和傳呼機1臺,并連人帶車挾持到廣州市白云區,再將黃伯良拋棄于路旁,將吉普車開走。事后被告人駱志標叫被告人禤武輝聯系銷贓該車,禤武輝通過被告人王清華銷贓得款56000元。


第 [1] [2] [3] [4] [5] [6] [7] [8] [9] 頁 共[10]頁
上面法規內容為部分內容,如果要查看全文請點擊此處:查看全文
【發表評論】 【互動社區】
 
相關文章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