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搜網--搜盡天下法律信息
本站網絡實名:法搜
設為首頁  |  法搜首頁 |  法搜論壇 |  法搜排行榜 |  法律新聞  |  案例

  請您加入我們的"法律聚焦"郵件列表.
  報道法律熱門新聞、經典案例分析、法律實事討論


  
  文章搜索
內 容
類 別
  今日热点

上下班被自行車撞傷納入工傷
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提請審議
男子強奸16女子被注射式死刑
女經理15張信用卡透支24萬
綁匪心軟偷放女人質后自首
檢察院決定不予逮捕

國務院首次明確推進房產稅改革
北京中小學取消戶籍壁壘
外地生可
免費入學
河南坐11年冤獄農民趙作海獲65萬...
百度告青島聯通流量劫持案件勝訴

  首頁 >> 案例精選 >> 行政案例
“管閑事”埋下禍根--被拘留的見義勇為者
www.nyeraa.com.cn 來源:www.nyeraa.com.cn 時間:2008-11-15


  2003年3月13日,劉子春和劉浩父子倆同時收到四川省南部縣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和行政判決,他們狀告南部縣公安局“錯誤治安拘留”以及“行政不作為”的訴訟請求均被南部縣人民法院駁回。劉子春不服一審裁定,已經向南充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

  劉子春的這場官司緣自他那喜歡“管閑事”的兒子劉浩。

  “管閑事”埋下禍根

  事情還得從2002年6月17日晚,四川省長寧縣梅硐鎮殘疾人藝術團在王家場電影院的那場演出說起。

  演出中,有一個節目叫“氣功鋼筋鎖喉”,演員為了表現自己的功夫過硬,讓觀眾上臺檢查鋼筋的真偽。這時,在王家場開發廊的徐興佳主動上臺檢查后,對觀眾說:“鋼筋是真的。”然后,演員叫徐興佳配合演出。鋼筋的一端頂在演員的咽喉處,另一端隔著一塊木板頂在徐興佳的胸部。演員還沒有叫徐興佳用力,徐突然用力將鋼筋向演員推過去。演員遭到意外的襲擊后,頓時臉色煞白。由于這些演員都是殘疾人,徐興佳如此對待殘疾人,使得臺下的觀眾一陣嘩然。“社會雜皮娃兒,滾下來”的觀眾吼聲才使徐興佳停止繼續搗亂,只好配合演員把這個節目演完了。

  本來要演下一個節目了,徐興佳卻依然站在舞臺上不下來。殘疾人藝術團的團長劉尺遠手持話筒走到徐面前,用哀求的口吻對他說:“謝謝你的合作,希望你高抬貴手,我們還要繼續演出。”徐興佳見團長是一個不足1米高的殘疾人,就順手搶過劉尺遠手中的話筒說:“你干脆讓我打兩拳,看一下你有沒有真功夫,否則我就要退票。”劉尺遠央求道:“兄弟,我們殘疾人在外面混也不容易,你就饒了我們吧。”徐興佳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地一把將劉尺遠提起來,在舞臺上轉了幾圈。徐興佳的舉動引起了觀眾們的憤怒,大家紛紛吼道:“徐興佳滾下來,徐興佳滾下來!”徐興佳一邊往臺下走,一邊用話筒喊:“若不退票,老子就把話筒拿走,叫你們演不成。”

  站在臺前的劉浩和朋友鄭磊實在忍無可忍,就沖到剛走下舞臺的徐興佳的面前,將話筒奪走,并還給了團長劉尺遠,演出又繼續進行。劉浩和鄭磊為了避免在演出場地和徐興佳等人發生沖突,當時就離開了現場。

  持刀威脅遭拘留

  徐興佳覺得,劉浩和鄭磊搶走話筒,使他在公眾場合出了丑。他回到家里,邀上他的一個“朋友”,手持砍刀,在王家場電影院門口徘徊,想找到劉浩和鄭磊二人。

  徐興佳等人的舉動被王家場的個體工商戶賴兵發現,賴兵當即把這事打電話告訴了劉浩的父親劉子春。劉子春立即趕到電影院門口,見徐興佳和另外一個高高的小伙子赤著上身,手里各拿著一把菜刀。這時,徐興佳一見到劉子春就說:“老子在電影院看演出時,你兒子和鄭磊把我打了,我現在要到醫院去看病。”徐興佳的同伙說道:“你今天晚上不把你兒子交出來,老子就把你砍死。”劉子春說:“兄弟,先到醫院去把傷醫好了再說。”

  來到王家場人民醫院,因為當時值班醫生不在。徐興佳和他的同伙把菜刀在醫院的陽臺上敲得“咚咚”直響。當值班醫生來了以后,徐興佳又說:“老子不醫傷了,今天晚上非要把他們找到不可。”

  徐興佳和他的同伴一前一后,用菜刀將劉子春押著,強迫他給劉浩可能去的朋友家打電話,劉子春打了幾個電話,終于查到劉浩和鄭磊在他們一個姓湯的同學家里玩。當著徐興佳的面,劉子春在電話中“罵”了他兒子幾句,問他為什么要管閑事。在此期間,王家場許多納涼的居民都圍攏指責徐興佳的不是,劉子春趁此機會才得以脫身。擺脫威脅的劉子春一口氣跑到王家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當時作了報案記錄后,就給徐興佳的哥哥徐興科(徐興科是王家區衛辦主任、區醫院院長)家打電話,叫他家把徐興佳帶回家,不要在外邊惹事,但徐興科的妻子曾秋菊在電話中稱他們管不了。派出所的值班干警一共打了三次電話,徐興佳的家人都不予理睬。正在這時,殘疾人藝術團也到派出所來報了案,要求派出所保護他們的安全。鑒于這種情況,王家派出所才決定出警。

  派出所干警很快將準備持刀行兇的徐興佳等人抓獲。第二天(6月18日),南部縣公安局對徐興佳及他的同伙作出治安拘留7天的決定。

  劉子春被拘留

  徐興佳拘留期滿的第三天(6月27日)下午,劉浩騎著他家剛買回的摩托車與鄭磊出去玩。在街上,他們遇見了徐興佳及其女朋友。于是兩人一言不合打了起來。

  正在這時,徐興佳的所有親戚都來到了現場。劉浩和鄭磊見來了這么多人,就準備騎摩托車離開,但徐興佳的姑姑和姐姐把摩托車扭著不放,劉浩和鄭磊只得丟下摩托車跑到同學家去了。

  見劉浩和鄭磊跑了,徐興佳的哥哥徐興科就來到了劉子春的醫療門診部,叫他到派出所去一趟。

  在此期間,徐興科的妻子曾秋菊也趕到了劉子春的醫療門診部,順手拿起門外的一個鐵鍬,一邊砸爛了劉子春門市部的玻璃柜,一邊謾罵:“老子把攤子給你砸了。”

  劉子春見狀,只得來到了王家派出所。徐興佳、徐興科夫妻也都在派出所。在這里,劉子春質問徐興科:“我兒子是20歲的人了,他犯了法,你應該到派出所報案,為什么要跑到我家里來砸東西?”于是,兩人又發生了爭吵。

  正當這時,派出所所長龐毅走了進來。劉子春說:“我兒子出去的動機不是打架,他穿著拖鞋和背心,像是去打架的嗎?我想可能是偶然相遇而發生了沖突。”龐所長則問:“摩托車在哪里?”徐興科回答說:“被我扣了。”劉子春反問道:“你徐興科只是醫院的院長,有什么權力扣摩托車呢?”“是我喊扣的”,龐所長回答。劉子春感到不可思議,就當著100多圍觀群眾的面質問龐毅:“徐興科扣摩托車時有無執法人員在場?”“沒有!”龐所長的回答很干脆。“徐興科扣摩托車時是否給派出所打過電話?”劉子春又問。“沒有!”龐所長回答得還是那么干脆。

  “既沒有執法人員在場,派出所也沒有接到電話,你就叫徐興科扣了車,難道你龐所長事先就知道他們要打架?”劉子春不解地問。“你給我滾出去!”這話一下子就激怒了龐毅。“這是人民的派出所,我到派出所來解決問題,你有什么權力叫我滾出去。”劉子春也不甘示弱。龐毅把桌子一拍:“徐興科,帶兩個人去把摩托車給我推到派出所來。”

  徐興科走出門的時候,罵了劉子春一句:“你是你媽個什么東西!”劉子春也用同樣的話罵了徐興科一句:“你是你媽個什么東西。”龐所長當即就說:“劉子春,你罵人。”氣憤中的劉子春回答:“龐所長,你只聽見我罵人,就沒有聽見他(指徐興科)罵人?你們不公正地對待老百姓,有損警察的形象。”說完,劉子春在朋友的勸說下,離開了派出所。

  劉子春剛走出派出所100米遠,派出所所長龐毅即大呼:“劉子春,你給我站住,給我回來!”劉子春當時心想:“我又沒有犯法,你們還想做什么?”于是劉子春又回到了派出所。

  所長龐毅叫來三名警察將劉子春關進了派出所的羈押室,半小時以后,劉子春的雙手被反銬了起來,并被推上了警車。派出所所長龐毅帶著兩名警察,將劉子春押往南部縣公安局刑警隊。

  在公安局刑警隊,派出所的劉金平和袁建國才開始對劉子春作詢問筆錄。他們首先“單刀直入”地問一個問題:“你今天是否喝了酒?”劉子春回答:“我沒有喝酒。”

  作完詢問筆錄,劉子春看到他們所記錄的與自己說的不一致,要求作改動。在此期間,劉子春說了這樣一句話:“我本來沒有喝酒,你們卻說我喝了酒,為了給你們一個臺階下,那就喝了酒嘛,你們關我一晚就算了。”而派出所的記錄是“劉子春承認自己當天喝了酒”。劉子春要求改,派出所的人說:“這與你的原話一樣”。

  在簽字時,劉子春準備簽“情況基本屬實”,他剛簽到“情況基本”的時候,派出所的干警卻說:“老劉,你這樣簽,我們不好交差。”最后,劉子春按照派出所干警的要求簽上了“以上記錄與我說的一樣。”

  作完筆錄以后,劉子春被關進了南部縣公安局看守所,第二天中午,劉子春收到了南部縣公安局對他治安拘留5日的決定。拘留的原因是“擾亂機關工作秩序”。公安機關在給劉子春拘留證的時候,并沒有發給“權利告之書”。

  不服“重新裁定”

  劉子春拘留期滿以后,即聘請了律師,于2002年7月29日向南充市公安局提起了行政復議。但南部縣公安局始終不把拘留劉子春的有關材料交到南充市公安局。劉子春只得不斷將這些情況向南充市政法委、紀委有關部門反映。迫于有關方面的督促,南部縣公安局在一個月以后,才將有關材料送到了南充市公安局。

  劉子春及律師在南充市公安局閱卷的時候,發現卷宗里的“南部縣公安局對劉子春的詢問筆錄”完全變了,結尾所簽的字也不是他本人的筆跡。詢問筆錄的內容是劉子春自己承認系“酒后在派出所鬧事”。在卷宗里還補了一份“權利告之書”,上面的筆跡也不是劉本人簽的字。

  針對這一情況,劉子春要求南充市公安局在作出行政復議的時候,首先對筆跡進行鑒定,同時要求由檢察機關鑒定。南充市公安局的承辦人不同意劉子春的要求,并說相信他們市公安局會作出客觀公正的鑒定。于是,南充市公安局的承辦人收取了劉子春600元的“鑒定費”,并開了一張白條。幾天以后,南充市公安局在沒有提取劉子春指紋的情況下,就作出了所謂的“筆跡鑒定”。認為卷宗里詢問筆錄上的字跡是真的,“權利告之書”的字跡是假的。

  2002年9月3日,南充市公安局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撤銷了南部縣公安局的行政決定,裁定由南部縣公安局另行重新作出具體的行政行為。然而,南部縣公安局又于9月19日作出了與前次內容完全相同,只是文號和日期不一致的裁定。

  劉子春認為,南部縣公安局第二次作出的“所謂重新行政裁定”,公然違背了《行政復議法》第28條第二款的規定:“行政復議機關責令被申請人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被申請人不得以同一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具體行政行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體行政行為。”

  針對南部縣公安局第二次的“重新裁定”,劉子春選擇了行政訴訟。

  沒有被告的行政審判

  2002年9月月27日,劉子春向南部縣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被告南部縣公安局9月19日對他作出的拘留決定(即第二次的決定),并判令被告公開賠禮道歉,恢復名譽,賠償經濟損失即精神賠償金3.79萬元。同時,劉浩也提起了行政訴訟,案由是“行政不作為”。其訴訟理由是,徐興佳在攔路毆打他,其家人搶劫了摩托車以后,南部縣公安局王家派出所理應迅速作出行政行為,但派出所的行為反而縱容了行兇者及其家人。

  2002年10月24日,南部縣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劉子春父子倆的行政訴訟。12月3日,南部縣人民法院正式開庭合并審理這兩起行政官司,劉子春及劉浩的律師按照法庭的傳票準時到庭,但南部縣公安局在接到法院的傳票以后,拒不到庭應訴,法庭只得決定擇日開庭審理。12月10日,法庭決定重新開庭審理這兩起行政官司,南部縣公安局依然無人到庭。法庭沒有收到南部縣公安局的答辯狀,也沒有接到他們要求延期開庭審理的申請。

  鑒于這種情況,法庭決定缺席審理。

  2003年1月7日,南部縣人民法院對這兩起行政官司下達了一份行政判決和行政裁定。3月13日,法院通知劉子春對“判決”和“裁定”進行了簽收。

  對于劉子春要求法院撤銷南部縣公安局的治安拘留決定,南部縣人民法院作出了行政裁定:駁回劉子春的起訴。其理由是:“本院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有關規定,原告應當先申請復議后,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在同一天,南部縣人民法院退還了劉子春2000元的鑒定費。

  對于劉浩起訴南部縣公安局“行政不作為”一案,南部縣人民法院判令“駁回劉浩的訴訟請求”。南部縣人民法院稱,這樣判決是“為了維護我國行政機關的正常工作秩序,嚴格依法行政”。

  劉子春和劉浩均不服判決,已經向南充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劉子春說:“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要打贏這兩場官司,因為我相信凡是稍有良知和社會責任感的人都會知道,‘見義勇為’一直是我們社會所提倡的。”

  相關文章
不服處罰而與政府打官司 無證駕駛者贏官司(2008.11.15)
工商人員追收棉農摔殘 工商局被判賠償八萬九(2008.11.15)
跨越兩省“民告官” 順德公安局賠款86萬(2008.11.15)
廣東考生狀告省司法廳案昨二審(2008.11.15)
交警隊不作為 法院判決交承擔賠償責任(2008.11.15)
不當拆房丟遺像 精神損失須賠償(2008.11.15)
處罰程序不合法 質監局被判敗訴(2008.11.15)
違規經營狀告工商 官司輸了(2008.11.15)
偷釣者溺水身亡 一審判決執法無過(2008.11.15)
家產查封 屋主將鎮政府告上法庭(2008.11.15)
 
設為首頁  |  法搜首頁 |  法搜論壇 |  法搜排行榜 |  關于法搜  |  招聘信息

本站網絡實名:法搜 Copyright © 2007 FSou!  京ICP備05006567號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1 1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 安徽11选5第12月23号开奖 安徽麻将app 博9网上娱乐 pk10精准实用6码公式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修改器 打麻将技巧网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安徽11选5开奖走势图 江苏竞彩e球彩走势图 万能麻将辅助器免费 捕鱼王3d手机版